羽球告别天王时代 林丹呼吁:允许运动员个人参赛

大公体育3月5日讯(文/岳嘉)手持个人品牌的球拍,林丹在决胜局一直压制着香港选手魏楠,21-14获胜。这是“超级丹”第12次站上全英羽毛球公开赛的赛场,31岁了,他的目标已经不再是冠军。

尽管林丹在去年11月以个人名义签约了一家羽毛球装备品牌,但代表国家队参赛时依然要穿着印有国羽赞助商标识的球衣和球鞋。

他在全英赛发布会上呼吁:“希望羽毛球比赛能够拉低门槛,允许运动员以个人的名义参赛。”他认为这样就会吸引更多的优秀运动员,产生更多的高品质比赛,同时也能让球员“延长运动生涯”。

3月4日晚,林丹与陶菲克、盖德共同出席了全英赛的发布会,羽坛四大天王中独缺深陷禁药风波的李宗伟。已经退役的陶菲克和盖德回忆了参加全英赛的经历,林丹则更看重羽毛球赛事的未来:“羽毛球有一天能够像网球一样在全球普及,为了这个目标我会和所有球员一道努力去推广。但羽毛球运动也需要改革,需要把运动员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全英羽毛球公开赛的历史堪比古老的温布尔顿网球公开赛。它起源于1899年,在1977年国际羽联正式举办了官方的世界锦标赛之前,一直被公认为非官方的羽毛球最高级别赛事。但时至今天,全英赛的商业规模远不及温网。2014年,温网总奖金达到2500万英镑,全英赛仅为26万英镑。

全英赛国家代表队的赛制也奠定了当今由国家及协会主导的羽坛格局。目前,要想参加世界羽联巡回赛,必须通过国家协会报名参赛。林丹发出了改革的声音,他说:“希望羽毛球比赛能够拉低门槛,允许运动员以个人的名义参赛。这会吸引更多的优秀运动员,产生更多的高品质比赛,同时也能让球员延长运动生涯。”

过去三年,林丹缺席了包括全英赛在内的多项大奖赛,但他一旦亮相,则仍是夺冠热门。伦敦奥运会、世界锦标赛和仁川亚运会,林丹拿下了3枚个人单打金牌。这帮助他在职业生涯暮年博得了一份羽球史上的天价赞助合约,也成为中国羽毛球队第一个独立签约赞助商的运动员。

9个团体世界冠军、5个世锦赛冠军、2个世界杯冠军、2个奥运会冠军,羽坛18冠王林丹在国际羽联男单排名上可谓高处不胜寒,但他在场下的“吸金能力”与同一时代的网坛天王费德勒相比,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2014年底,美国《福布斯》杂志体坛赞助收入榜单上,费德勒以4600万美元力压伍兹、詹姆斯、梅西等,独占鳌头。而林丹与日本运动品牌签约10年,总计收入只有不到1600万美元,加上其他品牌赞助,他的年均收入最多不会超过200万美元。另据统计,费德勒签约品牌数量多达19家,林丹只有5家。

受制于羽毛球业界的国家队赛制背景,林丹的商业价值遭到了低估和稀释。中国国家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评价林丹独立签约赞助商一事时表示:“林丹是羽毛球队的特例(一个运动员,代言两家运动品牌),但其他运动员不能效仿这种个人商签模式。国家队比赛时,官方赞助商以外的其他品牌LOGO不允许露出。”

陶菲克、盖德相继退役,李宗伟遭遇禁药门事件恐怕也难以复出,林丹成为羽坛硕果仅存的国际巨星,恐怕也是最后一位天王级选手了。正如现年72岁的马来西亚前男双冠军陈贻权所担忧,“我看不到另一个李宗伟的出现,我们的未来之星在哪?”

过去10年间,四大天王开创了一个辉煌的羽毛球盛年,赛事数量、参赛选手水平、项目普及程度都显著提升,但羽毛球赛事的转播版权销售、比赛日营销及商业开放却明显滞后。国际羽联固守成规,在市场化浪潮中错过了登上商业巨舰的机遇。

随着四大天王渐渐退出赛场,羽毛球的未来看起来星光黯淡。羽毛球技战术的专业化程度提升,使得谌龙等新星的打法组织性有余而观赏性不足。中国垄断大赛金牌的现状也让羽毛球缺乏戏剧性的体育竞技元素。

国际羽联内部正从比赛形式层面酝酿改革,换发球权制改为每球得分制的建议被多次提起。此前,三种计分改革方案遭到曝光:一是三局两胜制,前两局为21分每球得分制,决胜局则由21分每球得分制改为11分每球得分制,14分封顶;第二种方案是三局两胜制,每局采用15分每球得分制;第三种方案是五局三胜制,每局採用9分每球得分制,12分封顶。

然而,林丹提出的“允许个人参赛,扩大羽球基础”的建议,尚未引起国际羽联的重视。要知道,仅在中国,就蕴藏着2.5亿的羽毛球运动人口。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