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眼红还是实话实说?《少年的你》值得入围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吗

《少年的你》集大众喜欢、主流关心的元素:青春片、校园霸凌、恋爱、学生时代,勾起大家一些少年回忆。

2019年在上映时票房更是高达15.58亿人民币,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受观众欢迎。

最近《少年的你》闯进第93届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奖入围,成为名单中唯一的华语电影。

由于导演曾国祥为香港人,但全片皆在内地拍摄,演员也都是内地人,当时更因未过审查,上映之路一波三折,此次入围再度掀起讨论。

香港电影协会对香港电影有这样的要求,影片必须符合下列其中两项条件,方合资格为香港电影:

《少年的你》符合所谓香港电影的硬性条件,但似乎与香港观众所想的,还是有距离。

对,是完全通过了正常程序,但放在这部电影身上,很多事情无法(也毋须)解释。

看过电影的观众都知道,要说题材敏感必然是电影涉及“校园欺凌”和“少年犯”等问题。

在电影里,只要社会问题不被呈现出来,社会便没有问题,一切都很美好,只是需要电影人多虑。

例如《无双》片末提醒观众人民币有精密的防伪技术、《战狼2》提醒中国公民紧握护照,在海外切记遇事呼救。

针对澄清说法,买不买单全看个人,不过这起事件会引起轩然还有另一项原因——《少年的你》被太多人寄予“改变社会”的厚望。

由于片中提及青少年犯罪的问题,不少人期待这部片能够像韩国电影《熔炉》和《素媛》促成了“性侵害防止修正案”一般,让中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修法有所进程。

以校园欺凌作主题的电影和剧集并不罕见,但《少年的你》却是写实得让人惊艳。

片中的警察尝试着找出校园自杀案背后是否有疑凶,但他的上司反问:“校长找老师,老师找家长,家长就说我在深圳打工,一年才见子女一回,你说你找谁去?”

他们仿佛盖着一层灰,脸上挂着的是因学业压力而来的青涩和疲惫感,可怕得让人震撼。

电影巧妙地利用了施害者惯用的刻板形象,去令故事能集中于男女主角的爱情故事。

但在最绝望的当下,爱情如何能令两人走到一起,变得坚强,这是我们比较欣慰的。

必定是许多学生认为只要能考上好大学就能改变自己的一切生活吧,就连家人也都把学生的高考机会视为明灯,但在我们将目标放在前方时,有没有试着看看身旁的一切呢?

“高考完之后就没事了吧”抱持着这样的想法,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选择忍耐,从默不吭声看着同学被霸凌,到自己成为那个被霸凌的人。

但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一道难解的习题,特别是当你遇到坏人,遇到校园霸凌时。

其实这部电影不但讲述校园欺凌,故事题材也讨论到贫富不均、职场和家庭的情绪勒索也让人想逃离。

或是告诉自己不要太懦弱,忍耐、熬过去就好了,专注自身、不要受到别人影响。

片中两个十几岁的少年因为环境逼着他们长大,也以为只要长大了,一切都会不一样。

《少年的你》的爱情故事,卑微却悲壮,为了“让一个人走出去”,这对恋人经历了考验。

女主角陈念的母亲老是在外工作,希望能够供养女儿上大学,从此就可以改变贫困的命运。

除了社会结构对个人的影响,令个人在遇到问题时,面临资源不足的问题之外,更不得不以种种自保或从众行为。

电影的黑夜场景和运镜,很容易就让人想起《罪恶之城》,辅以大量的升降镜头去描绘主角们的悲痛、仇恨,以及对社会的零信任。

在警察局一幕,陈念质问着女警,大意是在这个破烂不堪的社会里面,你还愿意生育下一代吗?

这句对白打中心坎,产生共鸣之余,更让电影直接地批判社会的崩坏,大人们的无能。

我非常偏心地喜欢《少年的你》,甚至一厢情愿地,想从现在呈现的碎片中,还原它的本来面貌:

陈念因为同情心,不忍见到不相识的流氓小北被欺凌暴打,企图报警求助被发现,因此被扯进了小北的绝望世界中。

因为陈念的善心,触发他们的爱情,当小北发现陈念有一个她认为可解决一切眼前问题的目标:高考。

两人的爱看似卑微,却勇敢地对抗世界,纵使世界仍然残酷,也不会因他们的爱而改变。

陈念的所谓理想,其实只是停留在世俗的框架——只要熬过高考这一关,之后的生活便不成问题。

《少年的你》这对露水恋人的故事,令我联想起法国导演莱奥·卡拉克斯的电影,像是《男孩遇见女孩》与《新桥恋人》的混合。

虽然故事并不相似,但那种在大城市被遗忘的角落滋生的爱情,感觉很让人强烈。

她的突然出现,让小北有了一个目标,所以他教训伤害陈念的人,哪怕这样的手段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但这是他现在能做好的事情。

《少年的你》虽然当中也有爱情的元素,但这元素放的可不是青春洋溢,而是极度压抑。

《少年的你》让人最揪心也最满意的部分是两位主角的设定与整个剧情与角色之间的影响。

现今有多少孩子是陈念的缩影,背负着上大学的压力与同侪之间的排挤与霸凌,忍耐成了唯一的解决方案。

没有一个正确的解决管道,特别是用镜头呈现时所需要的戏剧效果更是强化陈念的可怜。

而小北的义无反顾无疑是太过于矫情,但又能够明白他扛下的罪与决定是为了什么。

而这个难题丢给的不只是观众,而是整个校园教育出现了问题,上至制度下至家庭都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所以影片最后陈念和小北的囚车对话(也可以不视作对话,因为二人可能身处不同的警车,导演采用了刻意暧昧的手法处理)是事后补拍的,符合“坏人没有好结果”的大原则。

所以陈念不可以被“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这种浪漫的理由包庇,小北不可替陈念顶罪.

这段囚车场面,镜头构图都是很紧凑的,即是大特写为主,很少拍到环境,灯光也很抽象,只是最后一个天桥大远镜,交代他们在囚车内。

谁能帮我?录我视频的人吗?站着看热闹的人吗?还是那些问为什么只有你被挑上,别人就没事的人?

悲剧发生后,我们总会问,是不是事前在某一个环节,有那么一个人站出来,就可以逆转这个悲惨结局?

至于较早前的一幕,高考结束后,陈念顺利考上大学,郑易再度造访,谎称小北已经是成年人及被重判。

郑易有两句对白疑似事后补上的(细心点可听得出对白混录的效果不同),说的时候镜头都在拍陈念。

让陈念被拘捕,实在不符合剧情的走向和角色的发展,这是我觉得有点可惜的地方。

让小北替陈念扛下所有罪名,令陈念高考成功是这个故事必然的走向,才可发挥两人以爱情对抗命运的力量。

电影对“少年”这一重要的人生阶段有很多诠释,有点中年人的自省,偶尔还回味年少轻狂所犯的错。

《少年的你》选对了时代,在“去人性化”的教育制度下,陈念与小北的“少年”便被考试断送。

电影中充满少年对教育、对体制的质疑,电影里其中最深刻的一段,是警察跟陈念在车中的对话。

陈念这个角色很难演得好,但周冬雨做到了,而且很有惊喜,不是一般大吵大闹的情绪转变(虽然经常要哭)。

她的演出很有层次感,初段穿上校服,就像一位单纯的中学生,后段才慢慢发现这个角色的复杂。

虽然现在的版本,完全难以施展这个角色的完整性,但周冬雨的演出仍然超卓,也带动对手易烊千玺的演技大爆发,摆脱偶像派形象。

拍摄时易烊千玺甚至才19岁,如此老到的演技让登上热搜排行榜,如此不可思议的成熟度,让大家重新认识这位外貌与实力兼具的年轻演员。

表现出一个更隐秘的“无声”,这才是当下真正的顽疾,而只有这种无孔不入的欺凌,才能更好激发受害者“走出去”的决心。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